支付宝为何要抄袭微信的红包功能?

支付宝为何要抄袭微信的红包功能?

  摘要 : 虽然支付宝红包绝不可能替代微信红包,但是从此用户在“社交支付场景”下就多了一个选项。这个选项对于用户来说,可能只是多了一种付钱的方式;对于支付宝来说,则是“社交支付场景”在庞大用户数量支撑下的无限机会。

  7月8日,支付宝发布了最新的9.0版本。在这个版本里,支付宝更换了全新的蓝色标识,增加了聊天、发红包等新功能。不过,针对支付宝的“朋友”界面,许多网友吐槽它是对微信的像素级模仿。不管外界的赞扬还是嘲笑,至少支付宝充分赢得了关注。一阵风过去之后,我们还是看一下支付宝官方的说法:希望为用户提供更多的功能,贯穿日常生活的各种场景。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说法,才让“场景”这个词被讨论得如此火热。而在我们看来,支付宝之所以要推出“朋友”界面和发红包功能,就是为了打入一个重要的场景——社交支付场景。

  所谓“社交支付场景”

  我们通常会对个人在现代生活中的支付行为以支付手段的方式进行分类,比较常用的如以下几种:现金支付,这是最传统的一种;刷卡支付,通过在POS机上刷银行卡实现,摆脱了携带现金的限制;网络支付,摆脱了现金和银行卡介质的双重束缚。

  尤其是后者,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越来越多地延伸到移动端,使得网络支付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化,越来越渗透到人们的生活。甚至,曾经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回答:在杭州,只要你随身携带一部装有支付宝APP的手机,而且你的支付宝账户绑定了银行卡,就完全可以实现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的电子消费。

  这种分类方式固然有其道理在,但是并不能抓住本质;尤其是当智能手机已经全面普及,网络支付已经全面融入我们的生活中时,我们更应该如此考虑,支付本身其实不仅仅是买东西这么简单,它在本质上是人与人之间进行的以货币为媒介进行的交流行为;它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物质,一个是情感。

  先说物质。这里所说的物质,并不限定于可触摸的实物,也可以包括看不见摸不着但同样需要购买的服务等;我们指的是所有发生在陌生人之间的购买行为。在这种购买行为中,双方只是为了完成交易的达成;当交易完成,双方的支付关系就已经结束。所以,这种支付行为是短暂的,一次性的。

  再说情感。这主要是指在人与人之间的稳定关系中,总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情感;这种情感无论是正面的或者负面的,只要它存在着,就需要各种方式的交流。其中,货币交流就是人与人在维持彼此关系时的不可避免而且随时存在的一种(这里不是在强调货币在人际关系中的重要性,而是在客观论述人与人的交际中存在着货币交流)。而且这种交流是长久的,可持续的。

  我们认为,由于人们在日常稳定关系的情感维持中会产生支付行为,而且这种支付行为具备持续性,因此当这种行为的客观存在映射到互联网上来的时候,就产生了所谓的“社交支付场景”。

  以微信红包为例

  如果要举出一个通过把握“社交支付场景”来赢得用户的典型例子,那就不得不请出之前这个领域里唯一的主角——微信红包。它虽然近两年才火爆起来,但是在生活中使用微信红包已经成为人们的生活常态。

  根据腾讯今年6月份发布的数据,微信月活跃用户达到5.49亿,而微信支付用户已经达到了4亿。要知道微信是在2013年8份推出微信支付功能的,距今不到两年;而微信支付之所以能够两年内以火箭般的速度获得如此多的用户数,基于“社交支付场景”下的微信红包可以说是厥功甚伟。

  其实2014年1月28日微信红包的推出,可以说是针对春节的喜庆气氛而进行的一次营销活动。但是没想到它不仅火了一时,而且活了下来。我们没有必要再去搬弄数据再去论证微信红包究竟有多火,却有必要去探讨一下,微信红包如何完美地占据了“社交支付场景”。

  1、微信红包帮助人们避免了在社交中使用纸质现金的尴尬和麻烦。一个是避免尴尬;由于金钱在中国人的社交关系中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字眼,尤其是在许多社交场合下需要货币交流时,大家如果拿出赤裸裸的现金会略显尴尬,而微信红包为这种货币交流提供了一个更好看更加具备认同感的名字。另外一个是省去麻烦,轻轻点击一下,红包已经发送成功,自然方便了很多。

  2、抢红包成为一种拼手气的游戏。关于抢红包这个游戏,在传统场景下,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进行的;试想一下,老板拿出一些钱放在红包里,再放在桌面上,然后众多员工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拼命去抢,不仅场面太难看,而且每个人所得钱数也受到票面金额的限制。但是如果是微信红包,大家不仅可以很“优雅”地抢,红包金额也完全由系统分配,就有了一种“拼手气”的意味,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你可以拿到精确到小数点两位的红包金额,这是现金红包永远做不到的。

  3、从社交的角度,微信红包已经与文字、图片、表情、语音一样成为人们日常沟通的一部分。这就意味着,社交支付获得了时间上的连续性,人们在微信红包的收发过程中,会在微信钱包中积累一定的余额,而且这些余额由于仍有通过微信红包发生改变的可能,所以人们不会立刻将余额从微信钱包提取到银行卡中,从而大大增加了整个微信支付体系的用户粘性。

  由以上三点我们可以看出,微信正是依托其天然的移动社交优势,同时创造性地将微信支付结合起来,推出了大家都非常喜欢的微信红包,从而抓住了我们提到的“社交支付场景”,在两年内完成了由一个新生儿到支付大亨的蜕变。

  支付宝有戏吗?

  聊完了微信红包,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改版后的支付宝。在把“朋友”作为主打功能之一后,支付是否有机会借反抄微信之机登上“社交支付场景”的快车,从而让自己在变得更加强大,成为第三方支付领域的霸主?

  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到“社交支付场景”本身来探讨。“社交支付场景”的实现,需要两个关键点:一个是社交,一个是支付。而这两点,腾讯恰好同时具备;它正是凭借自己无与伦比的社交功底和积累深厚的财付通支付体系才完成了对“社交支付场景”的利用。反观支付宝背后的阿里,虽然在一段时间竭力推进来往,但实在是竞争乏力,社交无能;唯有在支付上,阿里有着丰富的经验,深厚的技术积累以及庞大的实名用户数量,可以说是占足了优势。所以说,如果说腾讯是“从社交打入社交支付场景”的话,那么阿里如今只能“从支付打入社交支付场景”,似乎难度更大了一点。

  但也并非无望。毕竟支付宝手里拥有者大量的实名制用户群,手机支付宝应用可以通过读取用户手机上的联系人获得用户的关系链,再通过推荐的方式使得支付宝用户之间构成朋友关系。

  这样一来,即使人们依然更倾向于用微信进行文字聊天、语音等社交活动,但是如果下次朋友聚餐需要AA制,那么大家在发红包的时候就不一定只能是微信红包,也可能是支付宝红包。虽然支付宝红包绝不可能替代微信红包,但是从此用户在“社交支付场景”下就多了一个选项。这个选项对于用户来说,可能只是多了一种付钱的方式;对于支付宝来说,则是“社交支付场景”在庞大用户数量支撑下的无限机会。

  这,大概就是新版支付宝在在抄袭微信时,连“红包”所在位置都进行像素级继承的原因吧。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